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互联网软件开发流程

2020年09月12日 18:10

一、需求分析阶段
需求分析阶段主要是产品经理和和项目经理主导,一般是召集开发人员开个需求讨论会,根据前沿市场反馈回来的产品需求,进行需求的细化分析,确认需求的可行性、合理性和存在的必要性。最后再确定需求是否实现、怎样实现。

二、原型阶段
这个阶段依然由产品经理主导,产品经理根据需求文档设计出产品原型,产品原型经过领导、客户的确认没问题后,交给开发团队,双方讨论功能的合理性以及存在的必要性。然后,产品经理就得确定需求文档(PRD)。

三、UI设计阶段
这时候UI设计师,就会根据产品经理出的原型图和需求文档,设计出符合要求的UI效果图。

四、编码阶段
这个阶段,主要是由程序员主导,随着互联网多年的发展,这些年流行前端端分离,程序员根据UI设计师提供的UI效果图,前端工程师将UI效果图实现成具体的网页。后端工程师根据UI效果图和需求文档,进行数据库的设计,将功能模块、业务通过代码实现出来,最后编写接口,与前端进行联合调试,这个阶段是整个软件开发最核心的阶段。

五、测试阶段
当前端工程师与后端工程师将接口调试完成后,产品基本已经成型了,这个时候交付给测试人员,由测试人员进行软件全流程的测试,将BUG反馈给开发人员,由开发人员修复BUG后,再进行新一轮的测试,如此循环测试多次确定没有问题以后,测试环节结束。

六、上线阶段
这个阶段由运维人员进行服务器的环境搭建,由开发人员进行代码的编译打包,部署上线。

七、维护更新阶段
上线以后,并不代表软件开发就已经结束,这个时候仍然需要处理生产版本出现的BUG,出现的异常。亦或者需求的变更,
可能会对业务拓展。以及对代码的优化。以及需求的更改。当然此处是谁写的代码谁就要负责。好了,一般软件的开发就是这些阶段。在这些阶段里面,如何做到工作的协调,以及工作的和谐是至关重要的。



关键字:

相关推荐

现实催生全新教育模式——线上线下教育相结合

随着新冠疫情的长久持续,教育行业迎来至暗时刻,寒假及春季开学培训计划被打乱,虽然目前全国各大中小学已经复学,但是线下教育机构复工还在陆续恢复中。线上教育却如火如荼,所以校外教育关键分水岭也随之来临,行业两极分化,迎来倒闭风潮。复学不等于复工据5月25日教育部最新消息,关于线下教育机构复工,全国有11个省份给出了明确时间,时间大多集中在5月之后甚至更晚,但中国有660多个城市。另外还要求在启动校外培训机构要优先启动面向参加高考的复读生以及艺考生的学习。由此可见,各地区线下教育逐步解禁状态可能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在复课之后,大部分的学生可用于补习的时间明显受限,同时因高考、中考推迟,预计暑假放假时间将延期至8月1日前后。换言之,校内课堂时间会挤压校外培训时间,至少1个月。而校内教学安排导致的放学延时,很可能会促使学生家长更倾向于可以利用碎片时间学习的在线模式。效果也不错,并且每天只需要占用半小时间,家长还不需要接送。行业分水岭随之而来即使现在已经复工的线下教育机构还需要面临生源的问题,这次疫情给我们好好的上了一课——网课,学生从最初的不适应甚至反感抗拒到现在的欣然接受,虽然中间出过很多问题,也闹过很大的笑话,但是我们可以预见现在的家长再去给孩子报线下的课程就会有阻力。他们发现其实给孩子报名网课也是不错的选择。而在疫情期间冒出了一大批X辅导等app以及考生网自主在线学习材料购买等网站,疫情,反而成为了红利,加之各大综艺节目广告大力推广。疫情过后快速招生,盈利快速增长短时间内就不会发生,本次疫情对于中小企业的打击之大超出想象:员工的薪资支出与租金是众多破产企业无法逾越的鸿沟,虽然会有政府的补贴,但仍需面对人员缺位、供应失常、资金吃紧等不利因素。虽然线下机构面临着挑战,但线上机构却迎来了爆发。要么转型要么倒闭很多区域性和中小型线下机构在疫情下选择了“苟活”,面对线下课时费的捉襟见肘,很多老师只能被迫选择线上再上岗。在短短几个月中通过直播的方式为学生补课,挣的钱比在校外辅导班的课时费收入要多,遂决定与现在的校外辅导机构解聘,自己在家中搞直播教学。事实上,随着这次疫情的催化,面对线上教育平台开出的难以拒绝的薪资数额,很多老师便接受了线上平台的入驻邀请。师资的流失正在从根本上动摇着线下机构复课后的教学品质。任何危难中,都孕育着机会。疫情之下,教培机构迎来大的变革,也催生新的模式。面对疫情,无论是纯线上还是纯线下,都面临着一定的问题,也都在寻求解决方案。一种全新的模式也应运而生——线上线下教育相结合的模式。行业内,阿里集团首推的“云招聘”已成功为上海签约十位优秀上海交大毕业生,行业内,考生网推出的线上报考到学习一条龙服务模式,都可以为为业内企业打样做参考。此刻虽是线下教育的凛冬时刻,但任何时候挑战与机遇并存!

2020年06月30日 11:46

租客网:二房东的三大烦恼

租房是人们“异地他乡”普遍的生活常态,在熙熙攘攘的刚需租房市场,越来越多的“二房东”替代了“原房主”的位置。二房东通过“转租”的方式,整合分散的C端房源,以长期租赁的形式获取“原房主”的物业使用权,将其进行装修后转租至租客,从转租中获得收益。近年来,“二房东”逐渐在租赁市场发展壮大,但其模式盈利微薄,一因拿房成本逐年攀升,二因缴税。做个二房东也不轻松,最怕就是房屋空置期。很多职业二房东为了投资租赁市场,几乎拿出所有的积蓄,然而血本无归的也很多,最后和“原房主”的房屋租赁合同未到期,房子租不出去,就像烫手的山芋一样。“二房东”最怕的事情总结如下:一是房屋空置。二房东的利润主要来自于房间,整租,分租之间的差价,以及部分增值服务,来自于毛坯房和精装房之间的溢价。很多二房东在收到房屋之前,房屋可谓是杂乱差,为了租出好价格,必须要对房子进行重新装修,并配齐家电器具。在租客见到房子之前,“原房主”的房租,中介的中介费,装修的工人费,材料钱,家具电器等费用已经提前投资进去了。因此,由于较高的转租赁成本导致不能忍受空房,成本一直在支出,毕竟房子空一天,就要少收一天钱。二是不良租客。做二房东久了,总会遇到一些不良租客,到期不走,租金不交,水电费不交,不到期无理由强要押金,随意进行房屋“二次改造”、房屋损坏……让人无奈到想哭。还有一些素质底下的租户,无端闹事,聚众赌博,影响别的租客不说,若是遇到非法乱纪的事情还会给二房东惹一身麻烦,耗费二房东大量的时间及精力。三是邻里投诉,纠纷。这些是个人二房东以及分散式公寓等传统“二房东”所担心的,也是最揪心的事儿了。如果邻居或者上下都是本地人的情况下,有些邻居看不管租房的房客,有一定动静就投诉到居委,这让二房东很头疼;特别是矛盾激化后,这些邻居的各种“要求”就会源源不断的找上门。还有租客之间的纠纷投诉,有些租客严重不爱干净、客厅堆满自己物品、房屋经常吵闹到凌晨、常带陌生人进进出出……搞得租客之间关系紧张,严重情况下导致其他租客不满,搬离,因此造成规模性的资金损失,租客流失。那么,如何避免二房东的“三大烦恼”,快速找到高素质的租客?来租客网,就已经解决了。租客网从二房东角度出发,切实考虑广大二房东的困扰,不收取任何端口费用,无中介费,只要你把房子挂在租客网,就会有租客网专业的团队为您解决所有的租房困扰。担心遇到不良信用的租户?租客网拥有完善的平台保障,在租客上注册的租户均为实名认证,保障租客身份真实性和交易可行性,完善的信用管理,令广大房东安心。担心房屋空置期过长?只要你将房子放到租客网,第一时间就会获得符合你招租要求的各类最全面最专业信息,让你更快更便捷高效地将房子出租出去,彻底减少空置期带来的顾虑。还在为你的房子租不出去发愁吗?快来租客网吧,高素质租客随便选,让房子更快更好地租出去,做一个幸福轻松的二房东!

2020年04月30日 10:56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